首页  »  动漫  »  杀戮天使

  • 杀戮天使

    杀戮天使

    主演:千菅春香  冈本信彦  樱井孝宏  藤原夏海  

    地区:日本

    语言:日语

    年份:2018

    添加日期:2019-06-13 15:58

    全能影院 动漫 加载中... 剧情介绍:在一栋大楼最底层甦醒的13岁少女,瑞吉儿·加德纳(レイチェル・ガードナー),她没有任何印象,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里,而为了回到地面..

剧情简介

剧情介绍:在一栋大楼最底层甦醒的13岁少女,瑞吉儿·加德纳(レイチェル・ガードナー),她没有任何印象,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里,而为了回到地面,她开始试着逃出去,但是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脸上缠满绷带、拿着有如死神般的镰刀的杀人鬼。“拜托你,杀了我。”“帮我一起从这里出去吧。那样的话,我就会杀了你。”两人之间的奇妙羁绊,随着那“荒诞的约定”而逐渐加深。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两人为何被囚禁于此?等待着两人的命运又是如何?为了从密闭大楼逃出的抱死觉悟之行揭开了序幕。两人最后是否能够坚守约定,并且安全地逃出这栋大楼呢?

杀戮天使评论

第一次看《杀戮天使》还是在三年前看岚少的实况视频,没想到三年后竟有了动画版,而且质量不俗,基本还原了原版游戏中重要的剧情,还在作画上完善了角色的形象。

游戏中蕾依和扎克的形象

动画中二人的形象

先说些题外话,一部好的游戏作品能够动画化,自然是依靠他的剧情。但是在浩如烟海的恐怖解密游戏中,为何选择了《杀戮天使》?而且彼时,正是恐怖解密游戏大作频出的时候,《魔女之家》和《狂父》正是那时的作品。原因也比较简单,《魔女之家》注重游戏设计超过剧情,而且几乎以一种白描式的手法引入了故事。除了结局处以外,全程主角小薇没有说过一句话。这一点就能否定其改编动画的可能性。《狂父》相对于《魔女之家》而言,剧情与对话丰富了很多,故事也相当完整。那么为何不能改编?我认为可能性有二:一是在于《狂父》是多结局的故事,根据你的选择有多种结局的可能,而且不能说哪一种更好;二是《狂父》的结局都不够正面,即使是女仆回心转意帮助女主角逃出的结局,也不能说得上是Good End。而相比之下,《杀戮天使》作为单线剧情的游戏,基本以讲故事为主,解谜很少有对剧情有很大的影响,基本就是解得出来就推进剧情,解不出来推进不了。拿这样的作品来讲故事一定是舒服的。

故事是从主角蕾切尔开始的。

蕾切尔自小生活的家庭中,父亲是当地警官,但行为不端,总是出去喝酒嫖娼,回到家后和妻子争吵,经常大打出手,而且母亲还曾隐隐提到:如果不是蕾切尔的原因,他们俩不会结婚。蕾切尔的母亲身份不明,总是责怪他丈夫破坏了这个家庭的幸福。父母二人从来不管蕾切尔,放任她成长,并总是让她暴露在他们俩吵架的氛围中。还可以推测的是,蕾切尔小时候曾度过一段快乐的时光(她很喜欢她的八音盒),而且也帮助家里做过工(有专业地裁缝技能)。

蕾切尔也有过快乐的时光

一天晚上,父亲和母亲争吵,那天蕾切尔看到路边有一只小狗,想回家问问父母能不能养它。结果父母再吵架,两人都没空搭理她。蕾切尔后来自己去找那只小狗,但小狗有些怕她,还咬了她,她便用刀把小狗杀了,然后把它缝起来带回了家,成为了她“理想中的”宠物。几天后,父亲再也无法忍受和家庭的折磨了,在与妻子争吵后用刀刺死了妻子,当他想要杀死蕾切尔时,蕾切尔找到了她母亲备好的枪,打死了父亲,把父亲的一只手砍下来,缝上了玩具熊的手,让他不能再打妈妈,然后把母亲和父亲的半边身子割开,把两人缝在了一起,“这样他们就不会吵架了”。就这样,她把他的父母变成了她“理想的样子”。

被缝好的小狗

这时的蕾切尔眼里是空虚的、无情的(这正是丹尼医生喜欢的样子,他的母亲死时也是这样的眼神)。蕾切尔还尚且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,她只是凭着内心的冲动作出了抉择。

到了医院,不知怎的,她竟然读到了圣书(兴许是神父放在她床头的,也可能是意外得到的),唤起了她的良心,开始意识到自己是罪人,母亲死了,自己也亲手杀死了父亲。蕾切尔想要死。因而当她在医院想起自己所做的事时,她对扎克说:“我有一个请求,杀了我吧。”因为圣书上说,不能自杀。所以,她拜托扎克来杀她。(然后扎克就吐了:“你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行吗?”)

污欸~~~~~~~~~~

这时,蕾切尔的眼神是死的,所以扎克不愿意杀他。扎克的想法很单纯:喜欢杀人,也喜欢看到人死之前的绝望的样子。这是他年轻时在被寄养人家里养成的心理:他被养主虐待,浑身烧伤,看到电视剧里杀人的桥段,便在养主夫妇睡觉时用匕首杀死了他们。

后来有一次在路上,一位女司机看到他后下车,发现他浑身是血,非常惊恐。这惊恐的样子被扎克看到,便上前杀死了她。想必这时,他感到了莫大的快感。这时他的生命基调被定下了—— “杀戮”。

喜爱杀人的扎克在看到蕾切尔眼神空虚的样子时说:“我可没兴趣砍一个人偶。”

我可是个正经人~

在和艾迪对峙的时候,艾迪完全知道蕾切尔的愿望,还早早做好了蕾切尔的墓。但是,在蕾切尔和艾迪面对面时,扎克说出了他的誓言:“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!我对神发誓!”这句话直戳蕾切尔内心,从这时开始,蕾切尔只愿意被扎克杀死。但是我们在后面会看到,对蕾切尔而言,这句如同爱的誓言一般的话,在她那里混杂了对神的信仰。而对扎克而言,这就是一句誓言,一句由自己立下,并由自己承担的约定。(扎克:我最讨厌说谎了。)

到了凯茜的楼层,扎克的发生了变化,这一变化到了神父的楼层才得到表达。“一个纯粹的、天使般的人,竟然会为了一个魔女而努力。”为了遵守他和蕾切尔的诺言,扎克在被下了药的情况下,忍住没有杀蕾切尔,最后还为了避免杀死蕾切尔,自己挥刀砍向了自己。

到了神父的楼层,蕾切尔的信仰开始接受考验。在跟随蕾切尔去丹尼的楼层找药的过程中,神父把蕾切尔判定为魔女,因为她自始至终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努力,她想要让神来杀死她,在神父看来,这就是在利用神,因为神并没有答应这回事。——这是对蕾切尔的信念已经开始动摇。

蕾切尔回到扎克身边,告诉扎克他要找医生拿药。扎克问她怎么拿到药,她却无法回答。“你这不是去寻思吗?你可是说好要被我杀掉的啊喂……然而你却对我的死活那么上心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“因为扎克对神发过誓……”

“可是,这世上并没有神。”

“……虽然也有对神发誓的原因,但是……不是扎克杀我就不行……对不起,我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
“……给我笑一个。”

“但我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笑得好看……”

“别管那么多,快笑一个。”

“……我要睡了,随你便吧。把我的小刀带上。”

到了蕾切尔自己的楼层,她开始意识到:自己不愿被扎克知道自己的过去。“因为神讨厌说谎。”

当扎克知道了一切后,蕾切尔陷入疯狂了。“我的神已经抛弃我了,所以我现在被谁杀掉都没关系了。”

“……好啊,那就我来杀掉你。”

“……不要、不要、不要啊……不要杀掉现在的我,扎克已经不是我的神了,我的神已经死了。”

“没错,是我杀掉了你的神。但是下誓言的不是你的神,而是我!那个要杀你的不是你的神,而是我!”

“但是……现在的我,很肮脏……”

“我可是杀人狂啊。而且我可不会像你那样逃避,所有的事都是我自己决定的!我就是我,你就是你。”

“……啊”

“在你面前的人,是谁?”

“……是你,扎克。”

蕾切尔从这时开始不再需要神,并且意识到,扎克才是那个愿意杀她的人。之后她和神父的对话中可以看出,她开始正视自己。她还是想要死,但却是自己做出决定,和扎克一起出去,然后被他杀死。

“但是既然扎克不再是你的神了,那他就不是绝对的存在的,不一定会遵守诺言的。”

“恩,但是既然我自己做出了誓言,那么我就自己承担后果。”

到此,蕾切尔的成长告一段落。之后便是从大楼里逃出后的Happy End。扎克从警察局逃出来,到精神病院里拐走了蕾切尔。

现在回想几年前,我非常喜爱恐怖解谜游戏的时候,那正是我发展中的“自我阶段”。彼时,我正在通过哲学探索意识深处,那些被我压抑的经历。而被压抑的东西在刚开始呈现时,必定展现为恐怖的创伤记忆。后来我读到关于精神分析的书,我了解到精神分析就是将“被压抑的东西收回自身”。而恐怖解谜正好对应这两个环节——压抑,及压抑的回收。这就是精神分析的过程,沙盘治疗就是遵循这一过程的精神治疗法。而现在,恐怖解谜类游戏担当了这一使命。蕾切尔这一角色在整个故事中,便是担当伤痛意识的角色,而其它角色每个人都有其作用。故事的神奇之处就在于:当作者刚开始写作时,他们各有各的想法,但当作者沉浸到写作的过程中时,角色便开始自己动起来,不听从作者的使唤了。这时作者意识最深处的东西会展现在故事里,一个个木偶开始注入了生命,开始超越作者自己的世界,变成大家的东西,每个人在其中都能找到自己的东西。

文章最后——